新闻中心 News

大型艺术雕刻家具即将亮相羊城

发布时间:2012-30-06浏览次数:496

编者按:7月31日,美联家私原创设计制作的大型红木艺术家具《江山多娇》以1.8亿元人民币在“中国公益拍卖上海行”活动中拍出。这个价格成为了目前红木家具成交最高价格,也是红木家具第一次过亿元成交。


  《江山多娇》作为新古典风格的艺术家具代表,其成功拍卖反映了市场对高端红木艺术家具的认可与关注。美联家私作为岭南红木家具企业的代表,不仅在规模上饮誉全国,而且数十年来长期坚持红木家具的原创设计与变革探索,在自主创新之路上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其成功之路对于我省红木家具如何重振昔日广式家具之辉煌,引领行业走出陈陈相因的局面,将行业由加工制作转变为设计创造具有重要的参考作用。

  据悉,在本月31日,美联又将拿出一系列大型艺术雕刻家具亮相第六届中国红木古典家具展,为详细了解该公司在这类国宝级大型艺术雕刻家具制作过程中的设计理念和制作过程,我们特邀请了香港美联家私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洪林先生进行专访。

  《江山多娇》1.8亿元拍出,创红木家具成交最高价格

  羊城晚报:您好!在上个月的中国公益拍卖上海行活动中,您公司的大型艺术雕刻家具作品《江山多娇》以1.8亿元拍出,请您为我们读者介绍下本次拍卖的活动并对这件作品进行简要介绍。

  张洪林:这次拍卖活动是在民政部和文化部的指导下,由中国社会工作协会的公益工作委员会、扶贫开发基金、儿童社会救助工作委员会等几个单位来承办的,目前很多媒体对这次拍卖的价格非常关注,其实本次拍卖是慈善公益拍卖活动,拍卖成交的金额会有很大一部分用于公益事业。《江山多娇》是我们历时八年,在2002年制作完成的一件大型艺术雕刻家具,规格很大,总长是22.12米、高2.8米、深3.11米,在2003年获得了大世界基尼斯之最,这也是我们的第一件大型艺术雕刻家具。

  题材内容上是以一副展开的神州万里江山画卷为背景,其中穿插了如金陵十二钗、七仙女、文武财神、三星福禄寿以及穿着现代的女子等人物形象和吉祥图案,主要想体现的是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和源远流长,反映新时代中国人民团结奋进的时代风貌。这套家具曾先后荣获2002第五届中国国际家具展设计特等奖、第二届中国(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会特别金奖。


  羊城晚报:根据行业专业媒体指出,《江山多娇》吸取了现代艺术群雕的创作理念以及力学规则,题材从名著到民俗文化,范围极广。有专家把美联这种融合大俗大雅的风格称为新古典主义。以《江山多娇》为例,请您为我们解读这种新式古典主义红木家具风格。毕竟这类家具公开展出的机会比较少,大家很难一睹这类大型家具的风采。

  张洪林:《江山多娇》作为我们新古典主义红木家具的早期作品,在形式上摆脱了明清两代传统家具的样式,采用传统名著和民间民俗图案,以大型系列家具为形式载体,选用名贵红木为雕刻材料,以独特的现代艺术审美和广阔的社会视角,表现时代主旋律和时代面貌,开创了以丰富多变的雕刻方式为工艺表现手法,以跌宕起伏的大动态对比方式为主体节奏,这一独特的大型家具雕刻艺术形式。它在继承了明清家具技巧工艺的同时,打破陈规,以叙事的新形式,将民间传统与红木家具雕刻手法融合,营造出新颖鲜明,澎湃汹涌的时代气息。在红木家具的实用功能之外,它更增添了史诗叙事的崭新文化形式和内涵,丰富了红木家具表现内容,进一步延展和拓宽了红木家具的形式和题材。我们将于本月31日,参加在广州锦汉展览中心举行的第六届中国红木古典家具展,期间,我们将展出包括大型红木艺术家具《福满乾坤》、《和谐盛世》等一批具有极高工艺美术价值的新古典主义红木家具,有兴趣的广州及周边朋友可以来看一下。

  《江山多娇》体现时代精神和民族的凝聚力

  羊城晚报:从《江山多娇》到《和谐盛世》,你们制作的这批大型红木艺术家具给人的印象总像是以前体现皇权森严的那种清代宫廷大型宝座,但是题材内容又与清代宫廷宝座截然不同,因为表现了很多民间传说的内容以及人们喜闻乐见的吉祥图案,其表现手法和形式比较接近江浙一带那种老门窗上的雕花,这种感觉有些奇妙,那些充满民间趣味或者带有“乡情”的元素颠覆和冲淡了昔日至高无上的皇权,同时也营造了一种尊贵恢弘的氛围,感觉带有点后现代的意味,这种表现形式的突破是在设计构思中既定的吗?

  张洪林:你的看法比较有意思,我们这套作品在2004年第六届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上,应深圳市政府的邀请特别进行了展出,当时参加开幕仪式的国家副总理吴仪幽默地说道:“这是龙椅,我可不敢坐呀!”后来与会领导一起坐在这个大型沙发上合影,正中间的位置大家都不肯坐,时任国家商务部部长薄熙来也是反复推辞,在当时传为趣谈。其实我们在设计制作时并没有想去体现所谓的皇权至高无上,而是希望反映整个民族的精神觉醒。

  另外,这套大型艺术雕刻红木沙发。正中间的不是独坐,而是长长的椅面,同时并排坐12个人都没有问题,体现的是一种平等。在《江山多娇》里体现的是一种时代精神和民族的凝聚力。回顾近几年的国家大事,远的如汶川地震、奥运,近的如最近的甘肃舟曲泥石流灾害,无论是自然灾难还是国家重要活动,中华民族都表现出了空前的凝聚力和向心力。这种并肩奋斗、休戚相关、天下大同的精神就是我们这个时代最鲜明的特色。

  谈到这几套大型红木艺术雕刻沙发中带有江浙意味的雕刻表现手法,我想可能是潜意识里面会带出一些乡情。我的老家是浙江温州,我们的总设计师胡冠军老家是浙江东阳,旧时的生活环境氛围和经历有可能会影响我们家具设计制作中的审美趣味。我们在设计制作过程中,坚持的原则是制作工艺和榫卯结构上要遵循传统,精工细作,不要去投机取巧,但是在表现的题材以及家具造型、装饰图案上要有变化,符合时代精神。


 大型艺术雕刻家具耗费成本巨大,却并不销售

  羊城晚报:据我们了解,目前在您企业中这种大型的艺术雕刻家具还有好几件,这类家具规格巨大,雕饰繁美,制作也历时数年,定价也自然不菲,那么消费人群和市场定位又是哪方面呢?销售状况如何?

  张洪林:是的,到我们目前为止,我们一共制作了五套这样的大型艺术雕刻家具。这几套作品从表现题材到内容以及结构和用材都会有所不同,但是在整体的风格上又是一致的。关于这类家具的商业效益,很多人都有误解,认为一定获利巨大。其实到目前为止,除了《江山多娇》用于公益事业进行拍卖之外,我们另外的几件作品都没有主动地去对外营销推广,因为制作这类家具的初衷就不是从盈利的角度出发的。如果单纯从做生意的商业角度来衡量,制作这类超大型艺术红木家具是不挣钱的,因为这类家具制作周期漫长,耗费成本巨大,资金回笼太慢,在短期内是根本无法获得收益。况且这类家具因为规格巨大而且材料与人工等综合成本高昂,远远超出了一般家庭使用家具的范围,所以购买者也当然寥寥无几了,因此制作的这种家具目前在经济收益上是亏损的。

  羊城晚报:既然这类家具投资大回报慢,基本上是没有商业效益回报的,那么多年的连续投入靠什么作为支撑?

  张洪林:我们目前的产品有三种类型,第一种是根据现代生活需要设计开发的新古典风格红木家具,第二种是明清风格仿古家具,第三类就是这种大型的红木艺术雕刻家具。现在我们公司基本上是用销售第一、二类家具取得的收益来投入大型红木艺术雕刻家具的设计制作,而大型的红木艺术雕刻家具并没有作为一件商品进入销售环节。


  制作大型艺术雕刻家具目的:传承

  羊城晚报:制作这类家具的初衷和目的又是什么呢?

  张洪林:谈到设计制作这类大型艺术雕刻家具的原因与目的,很多朋友也对我们提过这个问题,我们是基于以下几点。第一是当一个企业逐渐成熟与壮大,发展到一定阶段时会感受到,单纯地去追求经济收益是比较乏味的。为了挣钱而去做红木家具,那么这个企业肯定是做不大,产品也做不精,发展也不会长远的,而且也会让人身心疲惫。只有真正地喜欢和热爱红木家具,才会投入更多的人力、物力、财力去研究和探索,才会在制作中获得乐趣与成就感,也才能不断地去提高产品质量和工艺水平。因此,我们希望通过创作一件大型的红木艺术雕刻家具,全面展示和检验我们的设计制作能力,在制作中提高对红木家具的认识与理解,以此体现企业文化内涵和提升整体的产品档次。

  第二点,从我们工厂自身的体会来看,对传统家具雕刻工艺掌握和运用得最为精湛的,是一批老师傅,他们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和高超的工艺水平,而这个年龄段的师傅每年都因为年龄渐高,逐渐退出了这个行业。我们希望在他们还在的时候精心地制作几件大型艺术家具,充分展示他们的技能,留给后辈作为范例。

  第三点,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历史文化,在每个时期我们的祖先都给我们留下了令人瞩目的艺术精品,那么我们的这个时代也应该留下点东西传承给后世吧,既然传承后世就需要有鲜明的时代印记,所以我们设计制作的家具在题材上首先是对时代精神的反映,例如《江山多娇》就是反映时代主旋律的。人的一辈子很短,过了一百年二百年我们早就不在了,可能这个企业也发生变化了,但是我们相信,这几件大型艺术家具会流传和保存下去。

  我们希望这几件大型艺术家具能真实记录一个时代的精神痕迹,完整地反映中国传统家具的雕刻工艺的历史和发展,可以完整保存并流传给后来的工艺人,把中国传统工艺和文化留存后世。同时,我们愿以自己的努力,达到一个“抛砖引玉”的效果,唤醒行业有识之士的创新精神。我们期待能有更多的广东红木家具企业开发出具有自身特色,富有艺术文化内涵的新广式红木家具,使岭南红木家具的风格能打破“千人一面”的困境,走上多元化发展的道路,重振昔日雄风!


  大俗通雅,坚持原创设计

  羊城晚报:我们注意到无论是这几套大型的艺术雕刻家具还是您刚才提到的新古典风格红木家具,家具的外在造型与内部装饰都与传统的明清风格家具有很大的差异,带有鲜明的原创风格,创新的背后其实潜在着是否被市场认可的风险,从美联发展到今天来看,显然这种创新和探索是成功的,请问您认为成功的原因是什么?在美联制作的家具中,装饰题材上引入了很多民俗的元素,与明清时期经典家具相比会显得世俗一些,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张洪林:目前市场对美联家具新古典风格红木家具的认可,当然是令人高兴的。但是否我们经营上的成功就意味着新古典风格的红木家具已经发展成熟,从艺术风格上取得了成功,我还是持冷静的态度。

  我们之所以坚持原创的设计,那是因为我们处于这个时代,这个时代无论是家居环境还是生活习惯已经与明代或清代有了完全的不同,是市场中存在这样的消费需求,需要将传统家具的文化与当今生活相结合,所以决定了带有古典特色的红木家具必定是有生命力和市场的。

  以前广式家具之所以成为中国传统家具三大流派之一,就是在于顺应时代,开拓进取的风格。广式红木家具如果不是和西方的文化相交流,结合当时的生活环境去创新探索,会在传统家具几大流派中占有一席之地吗?谈到对传统文化中俗与雅的定义,其实,带有民间风格的那种质朴和喜庆,也是我们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是与老百姓生活紧密相连的。我们的家具强调和生活紧密相连的吉祥和温馨,例如龙凤呈祥、锦绣江山、五福临门、花开富贵等图案,这些图案是源自于民间的,有些“土”或者“世俗”,但是这并不是我们刻意回避的。俗话说大俗通雅,只要不矫情,认认真真地从产品质量和造型入手,尊重当今社会的消费需求去开发大家喜闻乐见的家具精品,交给市场去检验,群众的眼睛总是雪亮的。

  文/刘朝霞 谢哲